闲云野鹤听风吟

嘿嘿嘿这里风倚岚☆年更lo主
小学生文笔,弧长九万里

是英sir啊x好久没画他了
至今稳坐大本命的位置
所以官方考虑一下第七季吗呜噫呜噫
看我的星星射线☆
言w言/----------biu---☆

咕了好久(虽然没人x
是奈布x
日常不会画手,人体崩坏x
感叹一下猫耳真好

画了猫耳奈布嘿嘿嘿
他超可爱啊我嗑爆他x

先摸个老青,明天在画老王
最近沉迷第五人格,奈布他真可爱^q^
我爱猫耳

以及私心打tag

【瓶邪】见面礼

☆藏羚羊保护工作者瓶x职业摄影师邪
☆第一人称视角
☆日常哦哦西,不会突出人物性格啊摔
---------------
我低头调试摄像机,隐隐约约看到视角边缘有一团棕色的影子,一会儿有一会无的。抬头一看,影子有一对想上弦乐一样的角--那是一头藏羚羊。有些瘦弱,看起来还是幼年的样子,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停下来脚步。
它似乎叼着什么东西,用湿漉漉的眼睛好奇的打量着我们。小藏羚羊抖了抖耳朵,歪了歪头,似乎还在疑惑是谁来到了自己的家园。如果是在游戏中,我觉得自己肯定是受到暴击,血槽被清空--太他娘的可爱了。
作为一个职业摄影师的基本素养,我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一幕的。我举起相机,却又想起之前闷油瓶向导的警告,生怕惊动了这可爱的小家伙,只好悻悻的放下了。于是我们就这样对视着,谁也不出声。突然,它的耳朵又猛烈地抖动了一下,放下口中叼着的东西,跑走了。
它这一下弄得我有些措手不及,正想着自己有什么举动让它受惊了,闷油瓶向导却走上前去,弯腰捡起小藏羚羊放下的东西,示意我过去。
我一头雾水的走了过去,闷油瓶把那东西递给了我。
“给你的见面礼。”他说。
我伸出手接住了,是一朵小小的,白色的花。五片花瓣,花瓣是白色的,靠近花蕊的地方又渐变成蓝色,花蕊是黄色的,似乎还在轻颤着。小花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里,还带这些温热,有些痒。这样的小花在这里我从未见到过。
完了,我觉得自己身边都冒出了十分少女的粉红色泡泡。我想,我会在这里停留上很长一段时间了。

和上回一样的山大王老青x

小学生儿童画比赛现场x
p12是山大王青(bu)和王道长

26字母 A-Z 字母A

☆新人请多多指教
☆严重ooc(bu)
☆偶然也想自己产粮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ache 疼痛
完了,坏事了。
诸葛青看着镜子里高高肿起的腮帮,生无可恋的想。
网上曾有人调侃说:“北方妹子到南方来根本不用担心会发胖,毕竟这里的小笼包都是甜馅儿的。”诸葛青跟着王也到北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只怪这种花家地大物博,南北差异大,饮食习惯也差的十万八千里,也不怪诸葛青被这边咸口刺激到三天两头出去觅食,到现在这个习惯也没改过来。
这不,在经历了一碗豆汁的洗礼过后,上一次去觅食的小狐狸完全是放飞自我了,一条街上的甜点基本吃了个遍,哪知道几天后落得这结果。
诸葛青用手轻轻戳了戳肿起来的地方,痛得倒吸一口凉气,愈发无奈。“好嘞,让你贪甜。”他小声嘟囔着,“先拿冰毛巾敷着吧。”
晨练回来的王也看到诸葛青坐在沙发上,一手拿着毛巾捂在脸上,一手刷着手机,就知道发生什么了。他心里不禁觉得好像,慢悠悠的走了过去,坐在诸葛青旁边,顺手将本体(bu)茶杯放在茶几上,整个人陷在沙发里--以经典咸鱼瘫的姿势,不动了。王也伸出手捏了捏诸葛青没有肿的另一半脸,语气中带上些幸灾乐祸:“哟,今天的小蜜蜂儿没有出去采蜜,稀奇事啊。”诸葛青把他的手拍了下去,看着那张满是笑意的脸,心里直骂人,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突然笑得灿烂极了。王也看着诸葛青笑得狐狸尾巴都快露出来的样子,暗道不好,却不料诸葛青比他更快,顺势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。
“!!”王也捂着脖子跳到沙发的另一头,嘶嘶的抽气,“老青你干嘛!”
“蛰你呀~”诸葛青满意的看着王也疼到扭曲的表情,慢悠悠的拿起毛巾,“小蜜蜂没法去采蜜,只好蜇人咯。”